课程咨询 :186 8716 1620      qq:2066486918

昆明Java培训 > 达内新闻 > 生活=工作吗?
  • 生活=工作吗?

    发布:昆明Java培训      来源:听心心理学网站      时间:2016-07-31

  • 生活=工作吗?

    你的每一天有多少时间是在工作?工作之外还有其他的什么活动吗?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,在来访的各类人员中,我们发现,越是中高收入的阶层,往往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空泛的,缺乏操作性。而在这类人群中,又以IT从业者的答案最让人忧虑,日工作时间往往超过12个小时,而工作之外的活动仍然对着电脑的竟然占据了75%以上。职业侵占生活,已经真实的发生了。

    职业侵占生活,正在成为我们的生活之殇。这是转型期社会的集体症状,不分性别,不分阶层,工作第一、生活第二,作为职场潜规则被规定下来。我们之中的每一位,几乎都在经历着这一切。

    在来访的人群中,做一个小型的问卷调查,我们惊讶的发现,越是中高收入的阶层,职业侵占生活的比率就越高,而在这类人群中,又以IT从业者的情况最为严重。已经工作了7年的资深程序设计员韩青,曾经在一次咨询中,明确的说道,他在刚刚入行的时候,日工作时间,曾一度达到20个小时。

    “那时年轻,而且有热情,对工作认真负责,同时,也的确需要20个小时来工作,否则就没有办法走得更远,很快就会被更好的员工所替代。”

    然而,如此漫长的工作时间之后呢?我们究竟为什么允许职业如此侵占我们的生活呢?

    在一家知名软件公司从事销售工作的林华说,有一天,和他同办公室的张雯突然对他说:“我觉得自己没有了生活。”林华回想那天时,感觉到自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实在没有想到,好强、不服输、总是干劲十足的张雯会说出这句话。而这分感受,竟与自己如此相同。

    这相同是由每天中午永远不定点吃就的午饭、晚上做不完的方案以及在全国各地之间打着“飞的”当天往返之类的节奏构成的。这相同也是由他们的角色决定的,他们都是公司的业务骨干。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每天都有无以计数的事情等着做。

    “你看4层写字楼里的小姑娘,天天有时间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下班后不是上那儿去玩就是去这儿吃。我的生活里还剩下些什么?!”聚会,推掉。电影、书籍,搁置。年假,作废。而在每一个24小时里,减掉不充分的睡眠,减掉给孩子和家人所尽的少得不能再少的义务,余下时间就只有工作。这几近无边的责任与付出,最终积累成一种情绪:不快乐!

    都是类机器人的IT人

    韩青戏称自己这类软件程序员为“类机器人”。“只有当自己是个机器,才能一直坚持下去,事实上,我都不知道我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。”

    同样的话,在从事同一工作的小丁口中被解释为:“我们这类人,还不如机器人,机器人不吃饭,不睡觉,至少可以不觉得疲惫和累,而我们却是有感知的血肉的人,所以我们会疲惫会累,但却没有喊停的权利。到了现在,结果就是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累,也不知道该如何停下来,更不知道停下来之后,要做点儿什么。”

    而林华则说:“我怀疑自己的生活。这是无趣、枯燥、没有温度的生活。这真的就是生活的本身?可为什么我看那些其他行业的人们,都活得有滋有味的?他们的时间是从哪儿来的?”林华甚至认为,那些挣到的钱,在无人分享快乐或痛苦的状态里,毫无意义。

    心理学认为,人最深层、最重要的情感诉求就是亲密关系,没有它,工作取得再高的成就,也无法让自己真正踏实、安定下来。遗憾的是,“我想建立亲密关系,但太麻烦了。”它甚至比攻克某一个技术上的困境还难。而长久的无沟通生涯,也带来IT从业者日渐困顿的人际关系。为了逃避这无法面对的孤独,为了自我价值感的满足,像上瘾一样,愈发将更多的精力投注在工作之上。

    而在经济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,每个人都认同一件事:不拼命,就被抛弃。在信息技术发展迅猛的IT行业里,甚至于由不得你不拼命,每天工作时间不是由自己所能决定的,就如同被市场化了的某一个螺丝钉,要不断地旋动来使得“价值”得到最大限度地“实现”。但正是如此,职业不仅侵犯着我们的生活,更侵犯着我们的生命。这样说并非危言耸听。

    在听心文章《IT“公民”的健康困境》一文中,就曾经明确的提供这样的数据:有数据显示,公安、IT、文化演艺等职业已经成为“过劳死”的高发区,“过劳死”时的平均年龄为44岁,其中IT阶层年龄最低,仅仅为37.9岁。

    身体已经不得不用停下、不配合的方式给我们警告了,为什么我们依然认为,“闲”和“空”的状态,是那么的不能接受、没有价值感?是谁把这样的观念凌驾于生命之上?

    慢慢认同,逐渐疲惫

    奥修说,生命最完满的存在,是做我们自己。可惜的是,由于对职业所代表的社会价值的高度认同,我们甚至不知道今天的自己,所行所言所拥有的性格,有多少还是出于自己的本性。

    在公司副总的位置上坐了3年,卢安宇越来越多的想起大学时候的自己。他曾是那么自由爽快,爱玩,爱乱开玩笑,敢于仗义执言,最恨逢场作戏。而毕业之后,他从最基础的程序员到现在成为公司的副总,一路疲惫的摸爬滚打过来,让他日益收敛起真实的自己,甚至从着装上,都能看得出来,休闲、风格化的着装几乎不再穿了,一律由清一色深灰、墨蓝的刻板职业装构成——而这曾是他最恨的。大学时代的女友自从他工作2年后离开了他,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过一个正经的可以称之为女朋友的伴侣。从最初憎恨不负责任的关系到现在一夜情变成了他的生活常态,卢安宇渐渐怀疑,这还是从前的自己么?从前那个校园里的风云人物、从前那些呼朋唤友的日子,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个除了公司就是家的男人了呢?

    寻找心理咨询师求助的卢安宇至少还能认识到自己的现状和问题,更多的人呢?身在其位,当职业角色作如是要求的时候,我们必须尽快学会接受。但如果对接受没有警觉,不画一道界线,这些要求就会侵占我们的内心。在IT行业环境可以用恶劣二字来形容的当下,对底线的把握和了解则更为重要。当我们对职业要求过度认同,会把职业的价值观内化到自身,因而波及日常生活中的关系。这对关系的伤害可能是无可挽回的——而我们每个人,其实都需要从这些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关系里获得支持和能量。

    当了解到这一点,我们就会知道,那些越来越深的压抑感和无法排解的孤独感到底是从何而来了,也就会了解,这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疲惫感和无力感是如何出现的了。当我们对于自身所处职业价值观的认同感越深,我们就会感到越无力越疲惫。越来越多的压力被背负,越来越多的困难被横亘……最后压垮的,一定是我们自身。

    在当下行业环境尚不完善更不健康的IT行业当中,每一个从业者更应当深刻的了解到这一行业的价值观,不断反思其侵略性,不断的强化自己的底线。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不等于工作。

    每一个人的成长先是塑造我们的自我认识。进而,和那无所不在的社会要求伙同一气,将我们体内那个自由自在的“孩童我”紧紧地扼住。那个本性要放松、淘气、喜欢快乐的“孩童我”,居住在一个被强大的“社会我”评判、要求、控制、没有享乐空间的内心世界。

    当我们身处IT行业,并以此行业来作为我们深陷工作、躲避关系的借口时,我们正是在忘掉最初的自己。而一个和内在自我分离的人,注定是越发疲惫,注定是无法快乐的。

    IT从业者们,你还要自己的生活=工作吗?

    推荐文章

上一篇:35岁以前成功的12条黄金法则

下一篇:成功者大多拥有专注精神

最新开班日期  |  更多

Java--零基础全日制班

Java--零基础全日制班

开班日期:12/29

Java--零基础业余班

Java--零基础业余班

开班日期:12/29

Java--周末提升班

Java--周末提升班

开班日期:12/29

Java--零基础周末班

Java--零基础周末班

开班日期:12/29

  • 网址:http://km .java.tedu.cn      地址:昆明市官渡区春城路62号证券大厦附楼6楼
  • 课程培训电话:186 8716 1620      qq:2066486918    全国服务监督电话:400-827-0010
  • 服务邮箱 ts@tedu.cn
  • 2001-2016 达内国际公司(TARENA INTERNATIONAL,INC.) 版权所有 京ICP证08000853号-56